广东队迎战病毒第一天:在武汉上“战场”,我剪短了我的发!

1月26日上午,广东驰援武汉医护人员正式进驻了汉口医院。第一天,46名医护人员投入病房工作,其中医生15名,护士31人,先接管一个病区。医疗队其他人员同步在汉口医院进行前期准备。

接手病区整体病情较重

广东队最先接管的是呼吸一病区,病区目前住院病人70人,其中3名病危,52名病重,是整体病情较重的一个病区。“有3个病情危重的,领导们可能要重新商量怎么排班,像现在这样的情况,三个医生一个班的话,压力比较大……”,南方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肖冠华念叨着。

好消息是,26日有新来的力量汇入,医疗队人数增至133人。

人手不够的不止是医护人员。在汉口医院大院里,南都记者遇到了一小支由医院物业人员组成的清洁队,由于大多数清洁工都回家过年了,平时五六十名清洁人员的工作,现在由留守的十多名清洁工和物业行政人员承担。

在医生办公室,南都记者看到了几瓶咸菜、腐乳、辣椒酱。为什么常备这些?汉口医院主任医师蔡志芳不好意思地笑笑,吃盒饭吃了二十多天,“吃得没胃口了,正好家里人送了一点这个过来”。

“我的心态好”,蔡医生笑着说,自己是科里年纪最大的临床医生了,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疫情,“那时候我们还是铁路职工医院,病人少”,对于这次来的援汉医疗队,她说了好几个感谢。

女医护们的“加强版”防护法:剪头发

发现汉口医院现实的防护情况比预想的差一些,26日进病房前,大家在各种会议的间隙加紧练习穿脱一次性防护服,并在进病房前多戴一双手套,来尽量提高防护系数。

对于女医生、女护士来说,要做的准备还包括剪头发,因为露出来的长头发会成为病毒的载体,还没法即时清洁,是个防护隐患。

于是,几个女医生聚在一个屋里剪头发。珠江医院心内科二区护士长李君拿着一把12块钱买的超市剪刀,把7名队友的头发都剪短了。

一手握一把头发,一手咔嚓咔嚓几下,齐腰长发没了,变成了“齐耳”,本来一甩一甩的马尾辫,变成了一小团“兔子尾巴”。有人开玩笑,“平时花了好几百块钱做的头发,今天都剪了”。

“剪的时候还想着尽量剪好看点,但剪完了发现还是不行”,李君笑着说。大家戴着口罩的脸上看不清表情。

除了剪短,大家还用上了发胶,把额前的碎发固定住,不让它们滑出来。

酒店房间也要科学防护:发明“分区防护法”

正式开工第一天,队员们新发明了“酒店房间三分钟三分区法”。因为他们发现,工作后返回,自己身上是一个“相对污染源”,怎样科学地削减污染、更好地保护自己?他们在酒店把房间进行了分区。

发明这个三分区的是心外科的杜杨、黎诗欣两个姐妹花。她们把房间分为三个区域:进门后,第一步在污染区把外套,鞋子换掉;第二步在半污染区(洗手间)洗手,冲凉,而且个人物品以五常法分开分类放置;第三步,全身清洁结束后再进入清洁区(房间)。

同时,怕清洁阿姨进来收捡垃圾时被感染或不小心弄乱划分区域,在门口贴上温馨提示“垃圾我们自行清出”。

“归家三分钟三分区,自我防护,保护家人,拒绝病毒!”队员们得意的相互传授新方法。

26日晚,出去走在马路上,南都记者遇到了好几个人,有一名环卫工,一名露天吃晚饭的交警,散步的老人,出来采购的年轻人,还有一名遛狗的女士,因为狗狗不会在家里上厕所。

医生说

我们士气高涨 人力、物资有压力

目前病区的病人情况、治疗情况怎样?作为第一批进入病区的援汉医生之一,中山一院院感控制主任医师刘大钺介绍,由于没有特效药物,目前治疗主要是对症、增强免疫力,还面临一些医疗基础条件的限制。

目前,这个病区是全院除ICU外病情最重的病区,3个病危,52个病重,还有人力、物资的压力,因为一套隔离衣只能防护四个小时,时间到就要更换,目前三天的防护用品还够,之后怎样就不能保证,“今天已经用了至少50套防护用品了,这是从中午12点到明天早上8点的数量,再加上明天上午四个小时的,(一天)用六、七十套是肯定的了”。

另外,病房条件也有限,是把消化科和内分泌科合一起,临时加了缓冲区和潜在污染区,但临时隔出的隔间里硬件条件有限,没有紫外线消毒,甚至灯都没有,几个区域之间的物理隔离、密封也不够严格,这对医务人员的防护是个挑战。

虽然面临这些困难,他觉得,接了任务就要保质保量把工作做好,同样重要的是把个人防护做好,“自己都保护不好,还怎么谈救治别人”。

让刘大钺欣慰的是,不管怎样,大家士气都很高涨,“不少2003年非典时还是小学生的95后们这次也参加救治了,都非常积极”。

他还感叹,这次来发现,汉口医院原来的医护非常辛苦,有些都濒临崩溃边缘了,“最近几天还好了一点,各地的物资救助、各地医疗队来汉,也为他们减轻了压力”。

采写:南都记者赵明 李文